内网 中文EN
代际关系理论探寻
2020-01-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月8日总第1853期 作者:陈午晴
分享到:

  只要坚持扎根于中国社会代际关系的发展实践,同时把握文化传统特性的影响与现代人的自主、平等价值期望,深入发掘代际关系内在动力的作用,那么,有关中国社会代际关系及其变化的理论一定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近些年来,大量实证调查结果表明,我国城乡民众的代际关系,即亲属中亲代与子代之间的关系,出现愈来愈多的疏离、紧张及冲突现象;媒体大量报道的“啃老”“养老纠纷”及“财产继承纠纷”现象更是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与此相应,有关代际关系及其变化的理论探讨成为我国现阶段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非常活跃的一个领域。本文主旨即在于,针对有关中国社会代际关系及其变化的三个理论取向做一番检讨,以期探寻代际关系理论的发展方向。

  代际关系中的对应付出能否等同于交换关系中的付出与报偿?

  费孝通曾于20世纪80年代初就代际关系问题提出一个反馈模式论,其总体看法是:西方人的代际关系属于“接力模式”,即每一代都抚育下一代,而下一代成年后不赡养年老的上一代;中国人的代际关系属于“反馈模式”,即每一代都抚育下一代,而下一代成年后再赡养年老的上一代。自此,反馈模式论成为有关中国社会代际关系问题研究的一个理论出发点。

  尽管费孝通并没有直接将反馈模式等同于交换关系,但不少学者在反馈模式论的基础上,开始以交换关系来理解代际关系,其相关观点姑且称作“代际交换论”。这种代际交换论或是明确将亲代对子代的抚育与子代对亲代的赡养看成一种代际交换;或是将子女长大后与父母之间的资源流动、互助互惠看成代际交换;或是认为现阶段中国人的代际关系正在经历一个从大致平衡的交换关系走向失衡的过程。譬如,郭于华于2001年提出,中国传统社会的代际关系不仅存在经济和物质性的有形交换,如抚育与赡养这种最基本的交换,还有仪式性、情感性、文化资本及象征性的无形交换;总体上,这种代际交换遵循付出与酬报对等或相衡的公平逻辑,而现阶段代际交换失衡的主要原因是有关交换关系的维系力量和存在基础已经完全改变,如资源配置的改变与权力关系的转移,有关道德评价的社会舆论压力不复存在,以及民间信仰的衰落,等等。阎云翔于2005年也提出,(现阶段)中国农村的代际关系遵循一种新的相互报答逻辑,即对子代来说,代与代之间的相互报答与其他形式的报答一样,必须不断地有来有往才能维持;如果父母对儿女不好,或者如果父母没有尽责,儿女也就有理由去减少对父母相应的义务。

  应该说,代际交换论指明了关系主体都存在自己的利益诉求,对亲代与子代之间对应付出的维系力量、存在基础及其变化的分析也确实深化了有关代际关系运行逻辑的认识。然而,代际关系中的对应付出真能等同于交换关系中的付出与报偿吗?应该说,代际关系中的对应付出与一般的交换关系至少存在四点区别:一是代际关系中的关系主体缺乏独立、完整、正当的交换动机;二是代际关系中的主体双方不可能就交换诉求来进行沟通;三是代际关系中的对应付出远不对等;四是代际关系中的对应付出往往需要亲情、责任、权力等交换关系之外的因素来发挥作用。当然,是否可以从交换关系的角度来理解代际关系,仍然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能否将代际关系问题都归结为亲情淡薄,将亲情淡薄又归结到责任感缺失和追求个人利益?

  亲情淡薄论是有关代际关系、亲情关系的一种流行观点。其总体看法是:中国人历来看重代际关系中的亲情,父母全心全意地关爱子女,子女也尽心尽力地关爱父母,也就是说,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最典型、最浓厚的亲情关系;现阶段代际关系紧张与冲突的问题主要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情愈来愈淡薄了,特别是年轻人对年老的父母愈来愈不尊重、不关心、不爱护;亲情淡薄的原因是一部分人只知追求个人利益,而缺乏道德责任感、不懂得珍惜感情;由此,我们应该大力加强道德建设,弘扬传统的孝道文化。与“亲情淡薄”类似的说法,还有“亲情流失”“亲情缺失”“亲情疏离”“亲情脆弱”,以及“亲情危机”等。

  上述观点大量见诸近些年的媒体及有关养老问题研究的文献。不少著名学者也持有类似看法。譬如,蒙培元是少数有过专论亲情概念及其议题的学者之一。他在21世纪初提出,中国家庭亲情关系先后受到“文化大革命”和“当前劣质文化”的两次大冲击,当前一部分年轻人在没有正确价值观指导的情况下,找不到真正的精神家园